可持续发展大讨论
大学生可持续发展的哲学片思
更新:2015-09-16    点击:453

  从哲学角度看,所谓人的可持续发展就是基于人的本质而展开的多向度的生活可能性。人的本质是构成可持续发展的本体论基础,而多向度的生活可能性则是这种本质的自然呈现。进一步说,如果没有人之所以为人的前提存在与反思,人的可持续发展就是一个伪问题。正如动物只会满足于生理欲望,而不会思考自己未来和可持续问题一样,人,只有人才会反思自己存在与发展。因而,谈论人的可持续发展,其实就是一个隐含的哲学思考。

  人成为人,在于人的本质。人的本质则在于人的存在与其他的存在的相异性。关于这一点,古今中外的先贤大哲有过不少的思考。先秦时期孔子从成圣成君子的角度,对理想人格做过讨论。他认为,从成为一个合格的人,即君子的角度言,人需要具备两方面的条件:一是人的先天性和自然性。就自然性而言,这是人不经选择获得的一种维持自己生存的能力和特性,具体表现为人的食色之性。这种先天获得而不得不具有的能力,是自然赋予我们的,因而这种能力本身是没有道德性的,也无所谓善恶。"饿要吃饭,困要睡觉",谈不上罪恶,也无关高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能力还是一种盲目的冲动力,受人的生理本能的控制。对这种自然本能进行反思,认识到了人的自然性,就开始了人与动物分化的第一步。所以孔子才会认为,人需要具有"质"的方面。这里所谓质,既是人所具有的自然素质,更是由此升华而得的直接性、质朴性。所谓直接,即不经过中介而呈现出来的人的真性情,这一点经由孔子对朋友所持"正直"观念的批评体现出来。他的朋友认为正直就是大义灭亲,而在孔子看来,正直体现在"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的父子情感的无中介的真实的直接性上,而反过来说,大义灭亲就是一种"伪"的表现。所谓质朴,即是指人身上所呈现的没有被社会染污的原始和本真状态,由此孔子反对巧言令色对人本来面目的掩饰,反对人的形式化与戏剧化。但是,单纯自然性的认知和呈现,还不足以成就一个君子,需要以文化之。文的出现意味着非自然,是人类从自然中的创造物。这种创造物以精神性的形态,推动着物质性的改变,最终成就了一个完整的人,理想的人。由此可以说,人本质上是自然性与非自然性的结合。其中既有对自然性反思后形成的先天素质,也有人类文化和文明在个体身上的后天结晶。二者孰轻孰重?孔子认为,"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就是说两个方面的中和,才是完美的人格。但是现实中,二者经常会发生冲突,在不同的情境性,选择的重心会有变化。孔子说,"先进之于礼乐,野人也","如吾用之,则从先进"。就是说祖先对待礼乐的态度,好像没有受过教育一样,比较粗野。但是如果把文化和文明仅仅看成巧言令色的文饰和"玉帛云乎哉"之类的形式的话,他更愿意保持这种纯真式的粗野。同时孔子也称赞其弟子颜回超越物质欲望的精神追求:"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对于这两级平衡的思考,构成了孔子对于人的本质和理想人格的把握。

  到了孟子后,孟子在不否定人的食色之性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人的道德性,即人对于礼义的追求,构成了人的本质。所以他一再强调,"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人与动物的区别微乎其微,这种区别就在于人有道德,这也构成人之性善的基本内涵。

  由孔孟奠基而形成的儒家思想,大致延续了这样一种对人本质的思考路径。

  从西方来看,西方文化重要来源之一就是古希腊的哲学,就是由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所奠基的西方理性主义的精神。在古希腊的神话传说中,狮身人面的怪兽斯芬克斯向路人提出了一个谜语:"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傍晚用三只脚走路,这是什么动物?"如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就会被吃掉。后来俄浦迪斯做了正确地回答,这个动物就是"人"。同样那句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的神谕"认识你自己"也是古希腊对人的本质探讨的开始。如果斯芬克斯之谜所涉的仅仅是人的生理问题,而德尔菲神谕则昭示了人的精神价值。柏拉图虽然没有直接论及人的本质问题,但是其对灵魂问题探讨的过程中,显然把人的存在价值引向了人的灵魂,人的精神性存在、人的理性构成了人的存在本质。

  无论是人的道德性,还是人的理性,当我们谈到人的本体存在时,无一例外地都指向了人的非自然性。正如马克思所说:"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种非自然性是我们得以区分人和动物,凸显人的存在价值。已故著名哲学家高清海曾说:"人有" 理性" 这点表明, 人与动物不同, 人是自主性的存在, 人具有自我选择的能力, 人的活动不仅有着目的追求, 而且是赋有价值意义的创造性活动。这就是人与一切无理性存在在本性上的区别。"(参见"信仰理性•认知理性•反思理性---理性‘天然合法性'的根据何在"一文,刊于《学海》2001,2)

  基于对人的本质的把握,人就有了自我展开、持续发展自己的理性与价值基础。人的一生既可以说如白驹过隙,也可说是漫漫长路,大学只是这亦长亦短限度的一环。而这一环正是大学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之源。要让自我实现与发展获得持续不断的推动,大学期间的积累就是必要的。一辆汽车,只有加满了油,才能自由地在高速路上驰骋。同样人也需要在大学中充满能量,才能在人生路上飞奔。

  在大学这个阶段,是人的理性能力系统地成长的重要时期,是我们智慧增长的重要阶段,因而对于大学生的可持续发展而言,首要的一点就是"开显智慧"。什么是智慧呢?首先,智慧是一种对"道"的把握和体认。孔子曾说:"吾道一以贯之。"这个道就是孔子思想中的恒常的原则,既有"忠恕之道"的内涵,也有"中庸之道"的方法。能够把握这种道,是人的智慧成熟的一种表现。其次,智慧是对知识的超越和升华。老子曾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佛教中提出的般若(智)与知的区别,都说明了这个问题。大学里的知识学习,如同我们的日常饮食是我们营养来源一样,是我们智慧的来源。但是,我们的饮食必经消化,而后才能变成滋养我们身体的营养,同样我们知识也必须转变成智慧,经历"转识成智"的过程,才能有助于我们的成长。所谓开显,就是在大学中培养我们具备上述的智慧。开,就是开阔视野、开放心态。在大学中,可以接触到不同人、不同的学问、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角度,面对这些不同,它既可以让我们看到自己看不到或熟视无睹的事物,也可以培养我们在面对异己时的从容。显,就是流露。在某种意义上说,智慧既不是一种形式,也不是一种具体内容,毋宁说它是一种境界。境界是由内向外的自然显现,不是刻意而为,更非巧言令色可得。

  人生展开的维度除了理性一极外,尚有价值一端。从人生价值看,大学阶段更要"敦厚品行"。如果说理性决定我们人生的宽度和广度的话,那么,价值决定了我们人生的厚度和深度。在大学中,我们对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展开思考,确定正确的价值取向,培养仁厚的心态,养成彬彬有礼的习惯,建立为人为己的诚信,鼓起直面人生的勇气,永不懈怠地昂首前行,才能实现我们自身的自由。

  总而言之,大学生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以哲学的视角可归结为对于人自身存在的思考。人的存在,立于理性和价值。促进理性,需要"开显智慧";建立价值,必须"敦厚品行"。

邱高兴(教授)